图片 1

上海驾培业内人士:学员考试通过率降低,“回炉”就是增加成本

新年伊始,号称“史上最严格”的新交规实施,驾驶人考试也开始“大变脸”。新驾考首先迎来的不是驾校改进教学方式,而是培训费应声暴涨,最高涨幅已超过五成。上海新驾考实行以来小车学车费突破7000元,北京驾培费用则普遍越过5000元大关。

图片 1

在新驾考实施之初通过率惨淡的现实前,不少地方的驾培陷入了培训水平赶不上培训费增长的尴尬境地。

新年伊始,号称“史上最严”的新交规实施,驾驶人考试也开始“大变脸”。各地驾校的培训费也应声暴涨,最高涨幅已超过五成。

涨价现象

多年来,应考为主的“中国式驾培”的弊病不言而喻,面对新驾考,众多驾校如何改革,告别“本本族”,培养更多合格驾驶员?

上海突破7000元北京越过5000元

上海:最高报价7500元

今年起,修订后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开始施行,新的《机动车驾驶培训教学与考试大纲》正式实施。在简化训练项目的同时,新驾考对交规理论、实际操作、文明驾驶习惯都提出了新要求。新驾考首先迎来是培训费“涨”声齐鸣,有些涨幅堪称“离谱”。

今年起,修订后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开始施行,新驾考对交规理论、实际操作、文明驾驶习惯都提出了新要求。针对这些变化,各地培训费“涨”声齐鸣,有些涨幅堪称“离谱”。

上海作为国内驾培报价最高的城市之一,新驾考实行以来小车学车费突破7000元,最高的报价甚至到了7500元。而去年11月至12月,驾培价格普遍在4500元至5000元左右。

上海作为国内驾培报价最高的城市之一,新驾考实行以来小车学车费突破7000元,最高的报价甚至到了7500元。而去年11月至12月,驾培价格普遍在4500元至5000元左右。

在北京,驾培费用普遍越过5000元大关。北京公交驾校客服表示,以适合上班族的C1照周末班为例,报价5600元。

在北京,驾培费用普遍越过5000元大关。北京公交驾校客服表示,以适合上班族的C1照周末班为例,报价5600元。

实际上,近年来,各地驾校“憋着涨价”已不是新闻,几乎一有风吹草动,就要借机提价。如2010年,北京将学考驾照增加7学时,提高考试难度,多家驾校学费纷纷上涨。2011年,上海的一些驾校就瞄准大量外省市人员来沪学车的“商机”,擅自对非沪籍学员涨价。

实际上,近年来,各地驾校“憋着涨价”已不是新闻。如2010年,北京将学考驾照增加7学时,提高考试难度,多家驾校学费纷纷上涨。2011年,上海的一些驾校就瞄准大量外省市人员来沪学车的“商机”,擅自对非沪籍学员涨价。

“考试流程改变、要求增加、难度提高,驾校的成本增加不言而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驾培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只有靠涨价补回来。”

“考试流程改变、要求增加、难度提高,驾校的成本增加不言而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驾培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学员考试通过率降低,“回炉”就是增加成本,“对一般驾校来说,本来一年可以招收800名学员,现在只能完成300人,车辆折旧等成本大幅提升,只有靠涨价补回来。”

但也有业内人士坦言,驾校的垄断和支配地位也很明显,而且成本并不透明,难免有串通涨价、哄抬价格之嫌。

困惑:新驾考老培训

厦门:驾培费快破万元大关,全国最贵

新驾考实施之初,各地的驾驶人考试中均出现了学员严重“水土不服”现象,通过率可谓惨淡。

记者近日了解到,目前,厦门各驾校C1的收费在6800元-7500元,C2的收费最高达8500元。

深圳106名路考生仅4名通过;南昌2000余人参加的科目一考试通过率不足10%,近百人参加的科目三考试竟为零;厦门新驾考的通过率不足15%……

事实上,厦门的驾校仅有一两家的收费还在6000元左右徘徊,多数已经飙升到了7000元以上。此外,厦门绝大多数驾校都规定,40岁以上的女性和45岁以上的男性,驾培费要再加1000元。也就是说,这两类人如果学的是小车自动挡,每个人的学费是9500元,快突破万元大关了。而今,厦门的驾培费成为全国最贵。

记者走访发现,不少驾校应对新驾考,仍是用“应考培训”老一套。在上海多年从事驾培的唐教练坦言,现在驾驶培训都在比速度,谁培训的学员更快拿到驾照,就能招更多学员,也意味着效益更好。然而从交通安全的角度出发,取得驾驶证更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交通专家、同济大学教授杨东援认为,新驾考目的并非增加难度,而是培训更合格的驾驶员。现在考试取消了题库,强调理解,一些考生“翻船”,本身就暴露了驾校的“应考式培训”之弊。

严管:逼退“本本族”

据统计,道路交通伤害已是国内居民伤害死亡的首因,而近年来爆发式增长的私家车和持证一族,无形中更增添了交通安全的压力。

“对于我国这样一个突然进入‘汽车社会’的国家而言,很多相关配套并不完善。”汽车业内专家钟师认为,当务之急,是要改变原先的“应考式培训”。

“引入倒查式监督,安全不达标的驾校出局,或是一种有效手段,一方面驾校必须抛弃原先的‘应考’思维,另一方面要摸索真正能提升学员能力的培训方式。”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文军说,驾校考虑的不应该仅是如何逐利,而是对整体社会安全所承担的责任。

培训更科学,安全要升级,是当前国内驾校必迈的一道“坎”,首要的就是摈弃以往“应考式培训”,要用更高的标准逼退“本本族”对道路交通安全的威胁。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