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遍互联网的歌曲、由韩国歌手Psy演唱的“GangnamStyle”中得到灵感,马来西亚塑料协会制作了一段模仿视频,旨在宣传回收再生的好处,鼓励公众不要乱扔塑料袋。
这也是马来西亚塑料行业广泛开展运动,反对政府禁止发放免费塑料购物袋的一段小插曲。
亚洲各大塑料行业协会于10月23日在越南召开了会议,会上,马来西亚塑料厂商协会展示了这段宣传视频,称该国塑料业正利用YouTube和其他新媒体来影响年轻群体。
MPMA的秘书长C.C.Cheah说:“35岁及以下人口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的70%。所以我们深知要借助多媒体和Facebook及Twitter的力量。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会以Facebook作为平台。”
这段45秒的视频将专门放到YouTube和类似的网站上。
这段塑料宣传视频模仿了原版视频中的舞步和有感染力的节拍,“江南”是首尔著名的高档时尚区,在“江南风格”中,潮人装扮的Psy和两名舞者在一座空房子里迎着漫天飞舞的五彩纸屑和碎报纸边走边舞。
在MPMA的塑料宣传视频中,舞者在漫天飞舞的塑料袋和其他垃圾中跳舞,一名清扫女工出来阻止。她阻止他们跳舞,厉声要求他们把现场清扫干净,并教育他们要养成回收再生的习惯,而不要随手乱扔。
视频结尾亮出了马来西亚塑料业开展的“Don’t be a
Litterbug”运动的宣传口号及其在Facebook上的主页地址。
Cheah说,MPMA制作这段视频的主要目的在于唤起对乱扔垃圾的公众意识,他们认为在这方面未能引起人们足够的关注。
Cheah说,MPMA称在视频中未提及任何塑料袋禁令或对行业持反对意见的话语,但希望能够带来更多间接的益处。他同时也是位于吉隆坡的马来西亚塑料生产商SeeHauGlobalSdn.Bhd.公司的副总经理。
他说:“如果我们在片中宣传塑料袋不是问题,那么公众会认为塑料是在为自己辩护,是在替塑料袋说话,所以我们改变了与公众在环境问题上的沟通或表达的策略。”
Cheah说:“通过开展禁止乱扔垃圾的宣传运动,并用很小的字体表明[行业团体的]赞助身份,这样公众就会明白塑料业对环境十分关心。”
这段视频由MPMA和合作方马来西亚塑料论坛共同制作,约花费了5000美元,历时2周制作完成。
行业团体已聘请了一家媒体咨询公司,为一项耗资200000美元、宣传塑料优点的运动提供支持。这家公关公司负责寻找新闻和流行文化中的热门事件,随后为MPMA联系媒体。
Cheah说,这段视频打破了塑料团体以往通过传统渠道未能有效传达信息的窘迫局面。
马来西亚槟榔屿州从2011年开始规定禁止发放免费塑料袋,随后在这个有着2700万人口的国家里,中央政府也在去年出台了每周禁用一天塑料袋的规定。环保团体和一些政府官员目前还在积极游说将这一全国性禁令进一步推广开来。
他说:“我们知道,作为塑料制造商我们并不是很成功,我们在沟通和表达塑料袋的优点方面做得不够好。我们明白我们说的都是事实,但要改变公众的负面印象绝非易事。”
把责任归咎于塑料袋的并不只有马来西亚。这成为了10月23日在越南胡志明市召开的亚洲塑料论坛上的热点议题,该论坛是由12个亚洲国家的贸易协会组成的团体。
与会代表们听取了菲律宾数十个本地政府是如何出台塑料袋禁令,以及越南在年初如何开始对塑料薄膜和塑料袋制造商征税的。
马来西亚协会表示希望亚洲地区的其他协会借鉴他们的方法,这是有效传递信息的一种富有成本效益的方法。
Cheah说:“这是一种打破常规、极富创新的公众沟通方法。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借助新媒体远比[传统媒体]更节省成本。所以我们选择了这条路。”

亚洲新兴国家塑料行业的快速发展在帮助提高人们生活水准的同时,由此引发的环境问题也日益增多,促使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开始禁用塑料袋和其他包装产品。

来源:塑料新闻中国

如今,在亚洲大陆的许多地方都已实施或提议实施限塑令,包括印度、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化工厂造成的污染正在引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公众抗议。而诸如沃尔玛这样的大型企业开始采取措施敦促亚洲供应商改善环境足迹。

图片 1

在8月30日在曼谷召开的行业贸易协会年会-亚洲塑料论坛上,约100名与会代表就如何应对此类问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记着对APF官员Veerasak Kositpaisal和Callum Chen进行了访谈。

本次论坛以信息共享作为主要内容,与此同时各大行业团体还宣布了一项泛亚合作计划,与欧洲和北美的行业贸易协会联手制定战略以减少海洋垃圾中的塑料数量。

APF秘书长、也是马来西亚注塑商LeeHuat Plastics Industries Sdn
Bhd.公司首席执行官的Callum
Chen说:“塑料已经招致了十分负面的看法。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都把塑料作为他们抨击的目标。许多国家已经开始禁用塑料袋。”

Chen等APF的领导者则认为,公众乱扔垃圾的坏习惯是造成环境问题的主因,政府应当花力气解决这一问题。但他也表示,由于塑料的广泛普及和有效性使其作为一把“双刃剑”引起更多的关注。

他认为,作为APF成员、来自印度、中国和日本等各个亚洲国家的12家全国性塑料协会有必要继续大力宣传塑料的好处,齐心协力扭转塑料的负面形象。

Chen在会上说:“如果我们不迅速展开大规模补救行动的话,将会引发其他一连串更棘手的问题。如果我认为塑料袋问题与我个人无关,那么我错了。塑料袋将会迈向价值链的上游,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政府面临资金紧缺难题

亚洲所面临的问题是世界其他国家塑料行业共同面对的,但一些APF的领导者认为,亚洲国家眼下的一大挑战是,各国政府往往缺乏足够的资金来兴建完善的再生系统,以跟上塑料使用的日渐增长。

以印度为例,据预计,在2010年-2015年印度国内的塑料消费量将翻番。印度政府在去年出台了塑料袋禁令以减少垃圾污染,同时限制了烟草行业对塑料薄膜包装的使用。

在论坛上发言的一位印度行业官员透露说,目前政府正在商讨限制街头小贩和小餐馆对聚丙烯杯的使用。

印度最大的塑料贸易团体、总部设于新德里的印度塑料基金会副会长BipinShah说道,印度的大城市在快速发展,但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为这些城市兴建配套的废物管理系统,所以他们只能通过出台禁令的做法来控制垃圾。

Shah说:“在城市中心区提供的公共服务难以达到理想的水平,这往往是市政管理当局缺乏财政资金所致。

虽然整个行业在快速发展,但在废弃物回收和分拣上做得还很不够。”

他说:“我们的城市在这方面的资源匮乏。固体废物管理是印度大城市当今面临的重要环境问题之一。”

在亚洲其他地方,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使得普通公众越来越有环境保护意识。

泰国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也是本次论坛主办方之一的泰国工业联盟塑料工业俱乐部会长的Veerasak
Kositpaisal说道,在泰国,自发组织抗议Map Ta
Phut石化工业园区扩张计划的邻近社区居民的人均收入比泰国其他地方要高出八倍。

他说,作为对公众投诉和诉讼事件的回应,当地政府着手实施了一项污染控制计划,包括缩小Map
Ta
Phut工业区的规模,专门划出绿化区和缓冲地带,同时组建了由私人团体、政府和地方社区组成的对策委员会,共同解决这一问题。

在中国也是如此,中国城市里的中产阶级正在不断壮大,他们希望获得更好的环境,这是在部分较富裕的沿海城市中化工厂和炼油厂遭致公众抗议的驱动因素之一。

以地处东北地区的辽宁省大连市为例,由于居民上街游行抗议一座生产某种聚碳酸酯基本构建块的工厂距离市中心太近,当地政府在上月做出妥协,同意将该厂迁往别处。

此外,中国政府在2008年出台了限塑令,是率先禁用塑料袋的亚洲国家之一。

马来西亚塑料负面形象“加深”

行业官员们在会上说,在亚洲的有些地方,塑料的负面印象正在愈演愈烈。

马来西亚塑料贸易协会现正在筹措资金发起一项媒体宣传运动,以挽救“塑料在公众心目中与日俱增的负面形象”。

马来西亚塑料制造商协会主席Lim Kok
Boon介绍说,马来西亚槟城州已明令禁止商家免费发放塑料袋,对每个塑料袋需征收6美分的费用,国家政府还在其他各州发起了自发性的“无塑料袋日”活动。

Lim说:“塑料袋是我们国家目前最重视的问题。”

马来西亚政府从今年3月开始禁售含有双酚A的聚碳酸酯奶瓶,此外还出台了地方性的聚苯乙烯包装禁令。

MPMA说:“公众对塑料的负面认识不只是由塑料袋单方面造成的,还归咎于人们对塑料本身及其环境影响的错误认知。要扭转这一认识,我们已经决定向公众大力宣传塑料对环境以及安全和健康上的真实影响。”

MPMA在去年发起了一项活动,在向购物者免费发放的塑料袋上印上了塑料袋普及知识,让公众了解塑料袋的可再生优点,而且塑料生产释放的温室气体要少于纸袋生产。

MPMA说,在槟城州实施禁塑令后,商家对塑料购物袋的使用减少了80%,但垃圾袋的销量却翻了一倍,因为在过去人们是用免费发放的购物袋来装垃圾,而现在不得不掏钱购买。所以从总体来看,实际上塑料袋行业的树脂消费量只减少了15%。

和马来西亚的情况一样,亚洲其他国家的行业团体均表示,他们也在着手应对这一问题。

Shah介绍说,在印度,塑料行业正在积极推进各种再生项目,比如将废旧塑料用于公路建设、制成塑胶木材以及作为水泥窑燃料等。

继去年马来西亚有八个城市宣布限塑计划后,印尼的芳烃烯烃和塑料工业协会发起了名为“不要浪费塑料”的公共宣传活动,且已开始着手为塑料袋申请绿色标签。

据菲律宾塑料行业协会称,在菲律宾,在国家出台了与塑料有关的17项新法案,包括一项由众议院批准通过的将在三年时间里逐步禁用非生物可降解塑料袋的法案后,塑料行业团体已将应对举措进一步升级。

菲律宾全国至少有6座城市已经实施禁塑令并限制使用聚苯乙烯包装,其中部分城市提倡向纸包装转型。

PPIA副主席Peter
Quintana说,如何消除运河和水道中的塑料垃圾是菲律宾面临的最大问题,为此,塑料业正与政府联手制定废弃物分拣计划,并与各大超市商议,设法回收超市的塑料袋并大力宣传塑料的优点,让公众能够了解到塑料起到的正面作用。

他说,塑料业已与一些城市展开了积极的对话,收效不错。

Quintana说道,政府有时在实施现有的再生与废弃物立法上行动迟缓,他指出,首都城市马尼拉都会地区有150000人依靠在垃圾填埋场里捡垃圾维生。

他说,菲律宾政府早在2000年就成立了全国性的固体垃圾管理委员会,但该委员会直到去年才得到资金正式投入运作。

他在解释为什么PPIA要签署全球海洋垃圾宣言时说:“因为这是我们所有人将面临的重要问题。”

泰国工业联盟塑料工业俱乐部的Kositpaisal说道,同样地,泰国政府也希望积极推进再生事业,因为目前泰国的废物回收率只有约20%。

他说,作为一项战略草案的内容之一,泰国自然资源和环境部已提议到2016年将塑料废弃物数量减少20%,并将包装中的消费后塑料含量提高35%。

他说,此外政府还出台了基于“污染者付费”原则的法律草案。

Kositpaisal说:“就近期而言,我们不可否认塑料行业确实面临着各种各样的环境压力和立法约束,使塑料的使用受到了抑制。”

宣传塑料优点

行业协会的领导者们说道,他们需要多多宣传塑料在帮助减少环境问题上起到的作用。

比如,陶氏化学公司的一名官员在会上说,塑料有助于满足不断发展的亚洲市场上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而且对环境的影响较小。

陶氏公司的技术服务和开发总监Peter
Yap说,柔性塑料包装,比如袋装葡萄酒或萨尔萨辣酱所用的包装,比传统的玻璃或塑料瓶包装产生的碳足迹要少得多,能够满足消费者对减少环境影响的需求。

Yap说:“我们在这里说的是只需通过改换包装就能大大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方面的技术已经日渐成熟…。亚洲市场有着25亿的庞大人口。我们不可能抑制他们的发展。”

看起来部分亚洲国家的政府已经认识到了塑料的优点所在。在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政府颁布超薄塑料袋禁令时,政府表示将否决全面禁塑令,并将着手完善城市固体废弃物管理系统。

在会上发言的行业人士说道,作为他们克服环境问题的长期驱动因素将是人口的增长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这对完善环境管理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根据在会上公布的数字,2000年时全世界61亿人口中的城市人口比例约占一半。而到2050年的世界总人口将约为92亿,其中约有70%将居住在城市里,其中亚洲城市人口将占很大比重。

APF秘书长Chen认为,塑料业将需要更为协调配合的解决方案来应对这一系列的问题,为此他敦促不同国家的行业团体加强合作,并在行业和政府间积极寻求合作。

随着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的PVC行业在2010年底成立了旨在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的东盟乙烯基理事会,区域性的合作已然形成。

Chen将海洋垃圾宣言作为潜在合作的另一个范例。

Chen说:“我们都很清楚每个国家都面临着各自的挑战和难题,但仅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是很有限的。现在是时候将我们的合作从区域范围扩大至全球层面的时候了。”

图片 1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